Omaru

see you

嗯这就要走了
要说什么呢 不舍什么的还是有的
每次放假回家都觉得有个哥哥真好啊

这次回家的时候 本来你是比我早放假将近一个星期的 但你还是在广州等了我几天 然后一起坐高铁回家

前几天一起去领护照的时候 走在路上 看到你走上绿化带 鬼使神差地我就跳上去了 大理石的材质 又有一定弧度 穿的鞋又很滑 于是我就摔了一跤
你在旁边笑了足足有30s
“哈哈谁叫你这么贱不好好走路”
“哈哈谁叫你学我”
“哈哈哈谁叫你这么##(无法翻译成文字…)”
“哈哈哈哈太搞笑了摔倒了吧 好吧没事吧?能走路吗”
那时候觉得 真是亲哥阿 换作是他摔了我估计会笑一分钟
之前有一次一起喝益力多 你耍帅把盖子撕开后直接用嘴咬着瓶子 仰头喝 结果被没撕干净的锡纸刮伤了嘴唇
我也是在旁边一边狂笑一边骂你装13

嗯…
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吵架过了

这里的夏天总是阳光充足得不得了 我又怕晒 所以经常让你跑腿
之前有一次 外面很热 妈妈叫你去外婆那儿取东西 你说让我一起去 一个人去太无聊
妈妈严肃地说:这么热的天怎么能让妹妹去…你去就行
哈哈哈哈估计你已经心碎了
你很无奈地说:是要死的话就死一个人的意思吗

放假在家很爱做饭
暑假的厨艺比以前好了很多 至少没有做出什么不忍下咽的东西
有很长一段时间你的早餐都是我承包的哈哈
经常早起做好早饭再叫你起床
什么三明治美式炒蛋水波蛋焦糖奶茶烤吐司等等
讲到这里 突然想起一直想给你做西多士的 还没做过
你吃很多 但是不长肉
不过后来反馈说早餐太丰盛了 午餐总是吃不下 妈妈不乐意了
这才开始没有做那么多
其实每一次做 我都把色香味俱全地留给你 自己把长得不好看的吃了……
经常把塌了的三明治吃了……
还有碎了的蛋……
没错就是这么死要面子

你真的吃好多
总是吃一盆
有个不嫌弃我的男的真好!!
不喜欢吃的 太肥的肉 太硬的东西
你都承包了!!

你一直是“嘴上说不要 身体却很诚实的人”
菜做好后挑三拣四 转眼间又吃得干干净净
有时候我懒了没有给你弄早餐
你胡乱吃完白粥之后 总是走到我旁边意味深长地说“今天没有煎培根” “今天又没有煎培根”

刚放假的时候本来是一起拖地一起洗碗的
但你总是偷懒
但后来发展成我全部都承包了
不过听说你在外面说“我这个点回家我妹一定把地拖好了 就不用我拖了”
………
你妹!

有一段时间你一直在闹情绪
陪你买了去学校的火车票 陪你取票 帮你收拾
虽然第二天早上6点又陪你去退票……
no zuo no die

有一天晚上你发微信问我睡了没
我本来准备装睡不想回
结果一直听到你在隔壁房间蹬腿踢墙
于是回你问你怎么了
你说肚子饿了
我问要不要起来给你煮包方便面
你说不要 方便面太重口味了 不想吃了 睡吧
……………
………………
不想吃你三更半夜跟我说毛线!

后来又有一天 你敲开我房间的门 说你要出去吃夜宵 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说太晚了 煮个面吃吧 有咖喱味的
你很自然地说 那给我煮一下吧……
于是起床烧水煮面切培根打鸡蛋煮面
给你煮完之后 我自己先回房间
听到你在隔壁吃得呼哧呼哧的 偶尔停顿了一下 一定是一边玩着手机
顿时觉得很幸福

在家需要存钱的步骤是:
把钱给我哥,然后叫我哥转钱到我支付宝,我从支付宝转账到银行!
如果是大手笔 就让我哥下楼存钱到银行 他从银行转到支付宝 支付宝给我!
感觉萌萌的!
好方便!
有时候给他100 让他给我转100到支付宝 他会给我转200
虽然上次好像跟我借了150还没还

有一天晚上 他豪爽地说 我要出去修理手机 一会儿给你外带奶茶 请你喝不用客气
20分钟后接到电话
说:妹阿我钱包忘记带了 拿30块钱下来给我
我:……………

记得暑假的时候有一次“世界大战”
你那天晚上出去之后 打电话回来 问我家里有没有什么事 又说他们要是说你 你就打电话给我

昨晚一起出去 去药店买腿伤的药膏 去了几家店都没有货 你说:一会儿我再开摩托出去买吧

我的平板坏了 拿去修 明天要走了 却还没修好 我在那儿一直吐槽
你又叫我带你的去 说反正你也可以不用

有时候觉得 大概也只有这样有血缘联系的才能这么好
以后再遇到的人 不管是同学 舍友 朋友 好朋友 闺蜜 男朋友 女朋友 好基友 都不可能这么毫无条件的
至少不会让我这么“take it for granted”

呐 看神探狄仁杰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总是给我提醒后面的剧情
不要提醒我奸细是谁
看恐怖片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总是在旁边给我烘托气氛
出门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总是穿得那么屌丝 你不知道你脚上已经晒出了一个“人”字的印吗
大夏天下午三四点出去打球都不带犹豫一下 就不要总跟我说你黑了好多 想大下午地出去打球就不要问我怎么变白了好吗

其实你内心那点小九九我都知道
啧啧锁屏密码0528不是你的生日 还能是谁的
和她打电话的时候不用说粤语 我虽然不会讲可是我听得懂 虽然我装作听不懂
但是 为什么叫她“黄老师”呢哈哈

那天妈妈买了炸鸡翅没有吃完
晚一点的时候 你说要吃“炸鸡和啤酒”
下楼买了两瓶青岛
你吃了两个半鸡翅
我吃了一个半
什么也没有说
吐槽一下“炸鸡和啤酒”
之后各自吃完洗洗睡了
所以 有时候也是 此时无声胜有声吧。

嗯明天就走了。
你说送我到火车站。
希望你接下来几天 乖乖拖地洗碗。
想考研就要好好学英语。

嗯就这样吧。

今晚写英语笔记的时候 写着写着突然想到外公
也过去了快一年了吧。
在那以后 好几次去外婆家 走以后总是顺口说:公公嬷嬷再见。
说完以后才发现说错了 还好外婆的耳朵不太灵。

按照习俗 亲人去世以后 要设七天灵堂。
关于那七天 我印象深刻的 也不过是震耳的佛经 诵经的和尚 烈日 纯白色的孝服 缭绕的佛香 最后的黑白照片 突然下起的雨 还有突如其来的高考成绩
在那七天里 我的感觉都很迟钝 原本没有哭 反而是 高考的成绩让我矫情了一把
后来 过了两个月以后 七夕那天 躺在床上 突然想到 我这样 要去读大学了 以后 有工作了 有了喜欢的人 有了合适的结婚对象 有了自己的家庭 和 孩子 您都看不见。我突然就觉得 特别特别遗憾。
于是 那7天里 一直埋着的 没有表露出来的伤感和不舍 都在那天晚上 淋漓尽致地释放了

就这样不在了。

高考之前的时候 外公已经住院了 有一段时间 大概是意识到 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 外公特别消极 妈妈让我和姐姐给外公打电话 我说:公公,等我和姐姐高考完,我和姐姐每天都去陪您,您一定要等我们,能吃得下的时候就要多吃点饭才有力气阿… 说到一半 听到外公虚弱的答应声 我已经说不下去了 只记得讲了很多句的“您一定要等我们” 挂了电话以后才发现自己讲得有多焦急 不好意思在朋友面前掉眼泪 跑到树下匆匆整理了情绪 又平静地回到人群里。

还有更早一点的时候 有一次外公昏迷了 去医院抢救
那时候我在学校上晚自习 给妈妈打了好几个电话 妈妈都没接 那时候 我突然 特别害怕
那时候一天十几二十多张卷 没时间矫情 自习到一半 跑到教室外一直忍着哭 楼道的人有点怪异地看着我 后来 又跑到厕所里
再后来妈妈打给我的时候 我接的时候 一直在抖
还好那时候没事。

高考完后 每天和爸爸妈妈去看外公 那时候 他已经很虚弱了
下午3点吃晚饭后 就去陪他到十一点
也说不上话 就那么待着
嫲嫲说 佛经能够让人安宁下来
所以那段时间里 都是听着佛经 然后就那么安静地看着外公睡
有时候他醒了 会努力地 把我们看一遍
在最后的那一个月里 能够明显地感觉到生命的消逝吧
也许是 知道了 那一个月里的每一天 都有可能是外公的最后一天
所以 那天早上 爸爸跟我说:公公昨天晚上过世了 的时候
我反而 很平静。只是有一种 原来是今天的感觉。
那一个月里 外公有时候会神智不清 一会儿说让人给外公望远镜 一会儿说把发动机给灭了
外公年轻的时候 是船长
半生颠簸 也是外公永远的痛吧。
航海了十几二十年 最后一次出海的时候 带着单车 那时候单车是奢侈品 单车的上面有一个箱子 里面是外公攒了很久很久的工资 结果 遇到台风 船翻了
外公游回来了 可是 所有的钱 都不见了
从那以后 外公经常很消极。
这大概也是 后来身体一直不好的原因吧。
我经历的事情 虽说和同年龄的人比起来 不算顺利 但毕竟还小 所以也没办法理解 那种怀着喜悦准备衣锦还乡 却遇到海难 最终陪着自己的 只剩一身黝黑 除此之外 孑然无物 是什么心情
这些 也是到后来 才知道

我的祖辈们 好似总是半生坎坷。

记得高二的时候 外公外婆都还健在 只是身体已开始不好 那时候有一次作文比赛 写了外公外婆 大概是表达了一下 对生命的老去的无奈
写着写着 就突然有了很多的情绪 别人写了一张纸 我要了两张 最后 拿了奖
还记得有一句 我们已经匆忙长大 背井离乡 他们却还在青砖红瓦里等着年少的我们放学归去

现在 等着的 也少了一个人了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 发现 我从来没有提起过 对你们的感情
但是其实 早就埋在心里了

写到这里 突然想到很喜欢的《项脊轩志》里面的那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那时候教这篇古文的时候 总觉得无法释怀
归有光先生写的时候 大概也就是 这种心情吧。

突然想起一个片段。
外公生病的那一个月 基本已经无法进食了
有一天突然说想吃卤水鹅头 让舅舅去买
舅舅虽然纳闷 但也照办
第二天 外婆去看他的时候 外公说 老阿(老伴),你把鹅头拿去吃吧。我专门让阿邓(舅舅)买的。
这其中的朴素而浓重的感情 也许只有外婆才能充分地体会到吧。

外公生病之前,每天和外婆下午4点吃晚饭,6点半就去睡觉。早上4点就醒,之后两人开始聊天,一个小时以后,外婆起床洗澡念经晨练,外公腿脚不便,便一直坐着。

不知道现在外婆 早上4点钟醒了以后 在做什么。

我一直不信神灵。
但是外公去世的前几天 妈妈和舅舅都梦见了。妈妈梦见外公穿着僧人的衣服 在前面跑 跟妈妈说:尾阿(小女儿),我要走了,你追不上的
舅舅梦见外公变成了一个特别大的大佛,坐着船走了。
如果这些可以用精神紧张来解释的话 那么下面的 却解释不了。
外公去世的那天晚上,外婆梦见了外公。第二天舅舅还没把这个消息告诉外婆的时候,外婆就先跟舅舅说:我昨天晚上梦见佛用船来载着你爸去西边了,我梦见你爸跟我说,老阿,我要去极乐了。 然后我还看到北门(外公去世前住的地方 不在外婆家)那里搭起了架子(灵堂的骨架)你爸昨晚是不是去了?
如果这是真的话 外公一生都在和船打交道 最后也是坐着船走 也算是 圆满了吧。

外公走之后。
我和姐姐上了大学 表哥结婚了
嫂子现在也怀孕了 很快就能见到宝宝了
想起那时候 外公抱着逸立的时候 满脸的喜悦
如果 真的能够看到的话 也一定是 这种表情吧。


好了 就这样吧
我一定会 好好生活。
您 能看得见的吧?